社会你狼哥

这里是一狼独秀【误】
你猜我会不会画画w
最近脑儿子比较多
现在仍然是快乐原创狗
人很啰嗦,谈起儿子能唠三天三夜x
除了瑞r不逆其他的有混邪倾向
是艾洛厨
艾洛格特亲儿子
欢迎唠嗑

人腐了什么拉郎都能凑
ro里艾尔帕兰任务中的那对兄弟,诺曼和瑞德,实际上是诺曼和耶梦加得,这实际上也算不得拉郎x
弟攻兄受!一个是执著于救亲哥算计一切的反派boss一个是为了大义和家人愿意付出一切的正义伙伴!死别扭总裁与阳光直率!难道没有很好吃吗!!!
反正没粮,习惯就好qwqq

【设定】关于主君的细节

为什么说七君是体型最小的主君:
在十位主君中,只有作为雄性的卢不能形成虫体,其他各位主君的虫体中,七君是最小的一个,虫体比四君还要小些的七君却有相当优异的素质,完美的诠释了体型不代表实力,撇去虫体,不将各位纯雌记入,单论普通体型,在各位虫族雌性中七君也是相对纤细小巧的类型

为什么只有七君结了婚:
对七君来说结婚是必要的,他特殊的能力总能给他的精神带来极大压力,为了缓解这种情况,防止负能过载,结婚是无疑是最佳方案

为什么七君体型偏小:
撇去遗传因素,虫群这一特性也是重要原因,通过身体组织活化而成的蜂群和蜂巢,需要大量的能量,持续的消耗使其体重稳定在一个较轻的等级,对其而言,体重增长也是不常见的事了

为什么七君很宅:
本就是好静的主君,七君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沉迷战争征伐,比起过分活跃在外界,他更倾向于独处和阅读,从数量庞大的电子数'据到稀有的纸质媒介,他从各种各样的方面学习知识,年轻所缺少的阅历和见识以此弥补,他持有的知识在主君中也出类拔萃

为什么七君作为普通虫族雌性却穿了高跟鞋:
作为蜂,七君能够产生烈度极高的神经毒素,然而毒素集中于蛰针,为了更好的利用这个特性,七君采纳六君的建议,决定换上高跟鞋,毒素可以通过供能槽传递,利用高跟鞋注毒、击打,有时甚至能够出其不意,一击必杀

为什么七君如此重视使命:
性格使然,加上抚育之恩,刚出生就因为意外失去双亲并在绝境中第一蜕变,虫族高层接纳了七君并悉心培养,主君们对他而言是同伴,更是家人,以守护全体虫族为目标一直努力,在成为主君之后更是如此

为什么七君有这么多设定:
因为亲妈偏心:p略略略~~

【槽】关于主战型的那点小心思

一君:核善的微笑
二君:你瞅啥,你还瞅,我瞅你咋地
三君:来呀~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四君:我是谁,我在哪,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七君:社会你七,虫狠话少
八君:我,终章,牛逼
九君:emmmmm
十君:【妹控姐控不记入统计】

卢哥打艾洛
别开枪自己人!😂

【设定】关于主君

第四主君,霍乱,考萝拉,从事医药研究的主君竟然以最凶残的疾病为名,就连种族都是能够传染病毒的 蚊
看起来温和腼腆,甚至是害羞的这位主君,拥有目前在位的十主君中最小的体型,苍白的头发和苍白的脸蛋,经常窝在实验室,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文职人员
然而,她却是一君泰瑞宁认可的主战型,能形成抽取体液的特殊外骨骼,能制造、并散播各类病毒细菌,就连皮肤都能分泌烈性病毒的考萝拉,拥有【触之即死】的称号,她的病毒甚至能够威胁主君
因为如此特性,其他虫族多对她敬而远之,行走于孤独的考萝拉向泰瑞宁提出申请,泰瑞宁允许她直到能够彻底控制特性之前潜心研究,这免去了与他人的大多数接触,自此考萝拉开始了长达百年的孤独之旅
在主君中与其关系相对亲密的有一君六君和七君,对所有人都温柔相待的六君是知己,也是长辈,而从一开始就不对她另眼相看,在知道真相后仍一如既往的一君和七君,则是她敬仰并信赖的所在
以病毒为名,心济天下,第四主君的生命中填满黑色幽默,然而隐藏在防毒面具和生化服背后的,仍然是一颗伤痕累累,但却坚强柔韧的战士心

“您早就能够控制这能力了。”
“是的。”
“——只是习惯了孤独而已。”

【设定】关于其他世界

尽管各族同处一个宇宙,其文明之间仍然有很大的差别,在近些年来,先进种族通过科技魔法等各种手段对神话和事物的运行进行了深入研究,最后提出大胆的假说——即位面论

该假说认为,存在与当前世界相对更高或更低的位面,且一些位面已经具有了特殊的文明,其中最著名的即为神族的存在,如果假说成立,就可以更透彻的解释为何各个文明中神话的部分有如此惊人的相似

目前,各大文明的相关机构正在投入对位面的研究,向更理性的方向,近神一步

做完了ro古城主线最后一个任务
天呐艾勒梅斯真的好可爱他真的真的很可爱qaqqqqq
嘴硬心软我艾勒!!
别扭女王小刺客!!

【雷太子】某次尝试

食用说明:
~cp:雷太子
~abo设定有
~雷a太子o
~背景大约是雷狮强行标记他哥之后的会面
~这个雷,有点黑
~祝食用愉快

雷狮回到家的时候,他的大哥刚刚从医院回来。没有任何人通知他这个消息,他只是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浅薄的月桂香,混杂着病态的、医院里的消毒水气味,便知晓了这个被人有意瞒下的事实。
他深深的吸气,无比餍足的笑眯了眼,他知道那人可能会在的地方,甚至不需要刻意寻找。
在去他大哥卧室的路上他有意路过了洗手间,洗手台上泛着一层亮晶晶的水色,书房的茶几上有一板被吃掉两片的药,半杯没喝完的水,椅背上随手扔上去的乱糟糟的外套……一切都在增加他的愉悦,他加快脚步,一把推开了卧室的门。
他本以为会被午后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然而扑面而来的只有Omega浓重的信息素,落地窗被床帘遮得严实,唯一一道阳光像红外线瞄准镜掠过床畔,将他的目光锁死在他的猎物上。
他的猎物躺在床上蜷着身子,嘴唇像他的脸一样苍白无色,后颈的某处还包着一层纱布,就连手背上细微的针孔都还没有愈合,整个人带着大病初愈的倦怠,在床上缩成一团。
他走过去,地毯把他的脚步声吞进绒毛里,对方身体曲线一直平稳的起伏着,直到他开口打破寂静。
“嘿,大哥。”听闻此句对方身形猛然一颤,回头时的目光满是惊惶,他就在那份手足无措中眯起了眼,舔了舔虎牙,勾出一个笑。
“你回来了。”
————————————————————————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说起来这也是很久以前的段子了www要不是清备忘录都发现不了呢wwww
祝食用愉快w

一君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处变不惊,果断,凌厉,而且看人很准
像主君的名字与司职都是他决定的,比如主掌战//争的七君八君,负责医疗的四君,干涉人口的五君,司职生产的六君与处理情报与拷问的九君,此外还有政/治的二君,科研的三君与司法的十君
不同的主君有不同的特点,不同的特点司职不同的领域,这特点总是由一君发掘,总结与提点,其精准度简直是不可思议,曾有人就此提出假说,关于一君是否有【慧眼】一类的特殊能力
“怎么会有这么方便的能力呢,”他笑着摇头,“这不过是一个老人的直觉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