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狼哥

画画的
摩尔主厨

刚刚翻了翻cp相关的东西

突然意识到

我……难道是少有的,看见对家尤其是画得写的很好的对家,不仅不会难受反而觉得巨鸡儿香还想入坑的……那种?


不起草稿的爽图,带来的就是比例崩坏
最近越发怠惰了呢
但是【A】ddiction真的很好听!

【关于抄袭问题】简单总结事情

好了,之前撕抄袭那条lof大概338条评论,相信大家大概多少都看过了,废话不多说,开始

赛尔我玩得不多,主要还是摩尔庄园

摩尔庄园和企鹅俱乐部,早期结构相似,画风相似,至于对比图之前那条已经给得很全了,这里不再贴出

关于所谓的【摩尔庄园抄袭】这件事,我也是近两年才见到,在当时得知这件事去百度搜索了一下事情始末,发现关于这件事,官方似乎早就给出过回复

而目前指摘最多的便是游戏【企鹅俱乐部】,撕出抄袭的理由翻来覆去无非画风和场景,而有一点撕抄袭的各位似乎都轻描淡写的带过了

【早期】

而之后摩尔画风模型场景简直一周一改一年翻新数次,而在在这时候,“抄袭”一词从未有人提及,也只是近两年,突然出现的抄袭一谈,挖的还是最最开始的东西,然而以此为由,忽视其他部分,进行全面封杀是否过于狭隘?可惜大抵提出这样的观点总要被指戳“真是毫无版权意识”

近来网友版权意识越来越强,而抄袭和借鉴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成为了大家争论的焦点

摩尔是,或者说,曾经是天朝网游最大的儿童社区,近年来日渐衰微,目前主游戏已经停止运行,以公主继位作为终章,似乎也要将童年划上句号,还记得摩尔,了解摩尔的人真的是越来越少,今日又见热炒冷饭,心中惘然,记此以释,望诸君知晓

以上


“说起来……你为什么要叫萨库尔芭斯?”

“这话问得奇怪,怎么说?”

“因为如果是取【魅魔】的意思的话,【succubus】应该是女性才对……而你——”

“请不要怀疑我的性别,谢谢。”

“——唔,抱歉。”

“真是受不了,鸟人总是这么一根筋。我的名字是由我主赐下的,随我主心意,仅此而已。”

“【我主】……难道是——?”

“噤声。——你知道的,这名字带有言灵,非我同族,念出来的话会当场暴毙哦。”

“……暴毙哦。”

“不信就不信把你那个欠揍的表情收一收啊混蛋掉毛鸟人!”

“好——”

“不准拖腔啊混蛋!”


荷官瑞赌客r

刀尖上舞蹈,俄罗斯转盘上的左轮手枪,温文尔雅的绅士,白手套与筹码,扑克牌和骰子,富人一掷千金的消遣,浪漫而危险的迷宫,奔腾在血液中的原罪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隔着香烟和威士忌,从发牌的间隙凝视对方的眼睛

【你看到了什么?】

政客,富商,黑手党

对这些人而言,金钱不过一串数字,当筹码已经垒成山丘,这位今晚还没有赢过一把的年轻人仍然面带微笑

一个疯子,或者一个天才

下一局,show hand

当筹码随对手的笑容一同崩塌,银质打火机发出低重的回响

年轻人燃起今晚第一支烟,将辛辣的薄荷同烈酒一同饮入喉中

【命运。】

为败者筑起坟墓,为胜者高唱凯歌

“恭喜你,先生。”

愉悦,但还不足够

“您想要什么?”

【全部。】


【我是一个商人,而商人,都很贪心。】

【钱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Dealer,告诉我你的名字。】

“瑞琪。”

对方笑起来,握紧了直升机的扶手,在轰鸣的引擎声中丢来一支玫瑰

他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疯子,他是学者,商人,一掷千金的贵族,他是歌剧家,是诗人,是一个出色的演员,是窃贼也是英雄

【show hand】

【下一次,我会赢得你】


大半夜的听歌,刚刚被推荐的,百鬼夜行抄

突然的就想起茨木酒吞来了

这俩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从前呢

茨木等啊,等啊,几百年,酒吞一直一直没有想起来过,他连茨木的名字都不记得啦,茨木就固执的一直等着

等着哪天对方记起他,记起过去,记起他们同饮的酒,赏过的樱花,再叫一声挚友

时过境迁,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你说不定,早就是他的挚友啦……


“人生——不过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在舞台上指手画脚的笨拙伶人,登场片刻,就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退下。

——它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充满喧哗躁动,却找不到一点意义。”

掌声响起,月光下独立的歌者没有回头,就已然知晓来人的身份。

“《麦克白》,”观众从阴影中步出,掌声回音还缭绕在大厅里,“你还会唱歌剧。”

“我会的事情还多着,您所窥探的不过冰山一角。”戏剧家讲话时还带着一种歌剧般华丽张扬的调调。

一个浑身是戏的舞者,一个孤芳自赏的诗人,将他的几番情感于月下泼墨,淋漓尽致。

他的唯一的观众总是敏锐的。

“你心情不好,”骑士轻声说,“发生了什么?”

一时寂静,不知哪里传来钟表走动的声音,月下怪盗仍然沉默着,一言不发。

“第五个,失败了。”他说。

“……很遗憾。”

“不必,”他说,“我还没有厌倦。”

旁人绝无法插入这场谈话,这是属于他们两人的密码。


“瑞琪,尽管你来得不是时候,还是祝你好梦。”

“或许如此,rk。你总要过个并非独处的夜晚。”

“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是的,那么晚安,先生。”

“晚安,我的骑士。”


库拉线稿
没面具的
白毛法师真好啊hshs

每次画画,感觉自己的少女漫画风真的是让人非常的不舒服,不佳的人体,过于俗气的五官,即使人物如同精灵,笔下仍然是凡夫俗子,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人总要改变的,画风也是一样,好在这两天已经有了令人欣喜的变化,心态终于从自满自闭,走向【我该怎样做的更好了】

加油啊,狼哥,加油啊


置顶(主要是简介大概没多少人看)

没啥特别大的雷点

主要的几个,瑞r不逆,r右倾向比较多

混一点凹凸,太子受向

混一点崩三,八重樱老婆x

偶尔产产儿子啥的……

比较低产,关注请慎重哦


除了cp之外的一些点

摩庄瞎掰剧情脑补过度分不清同人官方的左边出门

私自抱图杀(不过由于小透明大概并不会有这种情况x)


最后的一点小ps

老狼是头好狼!不凶的!真的不凶的qwq

你看我卡姿兰大眼!(…)


以上!